hao123n下载站:安全、高速、放心的下载站!
添加到桌面
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为何教育业迄今为止没出现一款超级APP?也许从好未来发展路径可以看出端倪

为何教育业迄今为止没出现一款超级APP?也许从好未来发展路径可以看出端倪

发布时间:2022-07-27 15:37来源:hao123n下载站

  几乎所有行业的头部公司,在成长到了一定的阶段,尤其是锁定某个细分领域地位的时候,就会不断拓展边界,早年BAT是,后来TMD也是。

  但教育行业却很不一样。无论是从线下起家已经27岁的新东方、17岁的好未来,还是互联网时代后起之秀猿辅导、作业帮等,均只在教育及其相关的领域活动。

  终身学习的理念越来越被认可,市场上关于教育的产品,从早教到老年学校,涵盖了一个人的一生。而扩充用户的LTV(life?time?value,即生命周期总价值),正是几乎所有的教育公司正梦寐以求的事。可是,现实世界里,并没有哪一款产品可以做到如此。

  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于,为何教育行业迄今为止,都没有出现一款超级APP?最早布局在线教育,且极其重视科技投入(多次对外宣称在技术上投入超十亿)的好未来,为什么没有做,或者说做不出一款超级APP?

  或许好未来有这个想法

  首先,需要理解的一个问题是,什么是超级APP?

  当互联网发展进入移动时代,每个公司都有自己对超级APP的阐释,但有都脱离不了一个共识:拥有庞大的用户群,成为用户手机里的“装机必备”,具备平台化的基础生态。

  在超级APP内,除了基本的流量分发工作,还能将自身引擎化来承载各种轻应用的运行,所以底层的支撑能力,要比普通APP高得多。

  2013年,百度第一次对外提出了“轻应用”的概念。随即,微信、支付宝和百度的快速迭代,再一次重塑了整个互联网生态。

  这些APP不仅拥有庞大且高度参与的用户群体,服务的项目包括了也涵盖了用户的日常生活各个方面,同时,它们提供的各种开放平台,笼络了不少个人开发者和创业团队,被看作是除了各大应用商店之外另一个值得布局的领域。

  为什么说好未来或许是有意向打造一个教育类超级平台的?从好未来集团发展的路径也许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

  张邦鑫是国内整个教育行业最早实践在线化的。早在2003年,“非典”在北京爆发的时期,当时还在北大读研的学生张邦鑫,就与同学一起创办了“奥数网”,为居家隔离的学员答疑解惑,奥数网后来发展成为了学而思网校。

  后来他们又创办了针对家长群体的线上化社区e度网,也就是后来的“家长帮”。这可以说是好未来非常有远见且经典之作,因为它解决了学生、家长和教育机构的联结问题。

  家长帮创立的初衷,是为了给学而思线下课程引流,如果再进一步发展,说不定可以成为一个庞大的线上化社区型APP,成为一款平台型产品。但很遗憾的是,家长帮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只承担着为好未来体系导流的任务。

  此后,好未来进入了在资本市场频繁操作的时期。从服务于孕期至早幼教的宝宝树,到海外的高等教育项目Minerva大学,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,依靠数学辅导安身立命的好未来,由此也补齐了从一个学员出生到大学阶段的所有产品,也解决了补齐业务线和快速扩科的需求。

  当前,好未来已经成功布局了教育产业链各个环节,构建了智慧教育、教育云、内容及未来教育、K12及综合能力和国际及终身教育五大事业群,旗下共有学而思、学而思网校、爱智康、摩比思维、励步英语、顺顺留学、家长帮等15个业务品牌。

  当整个互联网行业开始进入巨头垄断时期,2018年底,好未来也作出了一项重要当调整——正式对外发布了教育开放平台,面向全行业输出覆盖线上线下全场景、贯穿教学全周期的技术产品及解决方案,主要针对大小教育机构。

  在这样的开放平台体系里,好未来提出了五大解决方案和四大产品体系的策略。其中,五大解决方案包含AI+教育、双师、在线直播、未来能力、线下运营;四大产品体系则是指家长帮、未来魔法校、WISROOM、直播云。

  行业至今未有平台型产品

  一路狂奔,连续多年盈利的好未来,在去年出现了上市以来首次亏损。2020财年,好未来由盈转亏,净亏损1.102亿美元。

  不过,对于亏损的解读,有投资人告诉钛媒体,财报上的亏损,有应对在线教育激烈的营销大战因素,也很可能是因为前些年集团“撒胡椒面式”的投资项目所致,并不代表公司在业务发展上出现了问题。

  无论如何,亏损,也让这家公司变得更为审慎。在今年,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,好未来以内部全体员工邮件的形式,公布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方案。其中主要的内容是,面向公立学校体系服务的业务的智慧教育事业部(TO?G),与针对中小服务机构提供服务的开放平台事业部(TO?B)进行合并。

  钛媒体当时从好未来内部了解到,此次业务的调整,是为了应对疫情的一次战略收缩。受到调整的两个事业部的共性是,以底层系统技术研发为业务驱动,合并可以提升工作效率,缩减成本,使服务更加专注。

  在某种程度上,这意味着当年好未来野心勃勃想要打造平台战略受挫。

  不过,事实上,不仅是老牌巨头好未来,就连新晋当红巨型独角兽如猿辅导和作业帮等,虽然是都宣称拥有大几亿用户(已经远超2019年教育部统计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.82亿人),都没有打造出一款超级APP。

  他们将定位和服务于不同的群体课程和产品,分别布局在不同的APP内。比如说,以155亿美元的估值,打破当前全球估值最高记录的在线教育公司——猿辅导在线教育,也是把不同的产品和功能,分布在旗下的猿辅导、小猿搜题、猿题库、小猿口算、斑马AI课等多款在线学习产品内。

  这是教育行业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。

  或许造成这个现象的本质在于,教培行业是一个极度分散、且区域化趋势十分明显的市场。在教培行业线下化发展阶段时期,即便巨头如新东方和好未来,在整个大市场内,占据的市场份额也不到5%。

  市场在期待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,能够打破这样的壁垒。但目前来看,新的问题也在出现。比如说,立足于课外辅导的在线教育项目,在服务于全国市场的时候,为了满足不同地区的家长和学生的需求,就需要研发不同版本的教材。

  在高中阶段还好,毕竟大家统一面对的是标准化的考试——高考,且高考也正呈现出统一化命题的趋势。这或许也可以解释,为什么早年立足于拍照搜题的小猿搜题和作业帮,面对行业风口的起起落落,走到了现在,成为了行业头部,拿下了巨额融资。

  考学、提分,依旧是K12阶段的学员和家长选择课外辅导机构的首要目的。不同地区的教材版本、课程标准和考试大纲都不一样,不同学校的期中期末考试题目也不同,就使得整个市场没有哪一家教育公司,可以形成足够的垄断效应,进而打造出一款标准化的平台型产品。

  那么,未来有没可能在教育领域出现超级APP?又或者是超级智能终端呢?一些新的入局者也在尝试。比如说,以中台能力著称的字节跳动,在本周教育品牌业务独立的发布会上,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对未来的场景表达了另一种期许。

  他在采访时告诉记者,硬件是一个服务载体,未来这个硬件真的解决了家长的问题,意味着这个硬件有很长的生命周期,“在这个生命周期之内我们可以解决提供更多的服务。”未来,其所有的教育智能硬件平台会共享,通过不同的智能硬件形态,来共同打造一个统一的学习平台。

  但这也可能只是一种美好的设想,因为超级APP也好,超级智能终端也罢,一旦需要进一步拓展市场,还是需要面临和解决当前教育大市场的区域化和分散化的问题。

  • 热门资讯
  • 最新资讯
  • 下载排行榜
  • 热门排行榜